北森招股书解析:长期持续盈利能力看涨

  • 时间: 2022-01-26 06:40:14

去年5月11日,北森宣布完成2.6亿美金F轮融资,不觉间再次刷新“HR SaaS领域的最大一笔融资”纪录。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当时就预言:有了软银、高盛等顶级资本的幕后推力,北森距离上市或许已经不远。

果然,半年后,北森递表港交所,冲击港股。如果本次上市成功,北森则将成为本土HR SaaS第一股。

成为HR SaaS领跑者

北森成立于2005年,是一个老牌企业,依靠对市场的敏感度,从2010年开始就布局了HR SaaS赛道,并提出了一体化人力资源管理云平台的战略布局。 

起初,北森尝试为小微企业提供免费软件服务,半年后发觉行不通,于是调整业务方向,开始专攻中大型客户。

2015年,北森进军PaaS领域,发布了第一款PaaS平台——BeisenCloud。2020年又基于PaaS平台推出一体化HR SaaS及人才管理平台——iTalentX,打造覆盖员工全生命周期的人力资源数字化管理系统。

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北森iTalentX平台包括招聘云、测评云、核心人力解决方案、绩效管理云、继任云、在线学习云及其他六大部分。凭借这种选择广泛且不断增长的、具有高适配性和强可及性的HCM解决方案,北森在引领企业智能化及优化人力资源管理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这十年间,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企业数量已经增长至4000万以上。并且随着技术的革新,企业数字化浪潮汹涌。在SaaS领域之中,北森所深耕的人力资本管理(HCM),已经成为继客户关系管理(CRM)之后,另一个有着较高成熟度的垂直市场。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HR软件因为本地部署版eHR、SaaS模式的招聘管理、SaaS模式的绩效管理等软件单品各自发展,市场长期处于割裂状态。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中,完成HR SaaS一体化的北森独树一帜。灼识咨询资料显示,北森iTalentX平台是业内首个亦是唯一一个提供全套云端应用的平台,通过打通模块功能与底层数据提供端到端一体化HCM解决方案。同时,北森也是中国唯一一家已构建统一开放的PaaS平台的云端HCM解决方案提供商。

在战略布局、技术产品等多重优势下,北森拿到了更多的市场份额。

根据北森招股书中援引灼识咨询的数据显示,以2020年收入计算,北森是中国最大的云端HCM解决方案提供商,占有12.0%的市场份额,高于同年行业内第二和第三大企业总和,后两者每家市场份额均少于5%。

招股书披露,至2021年9月30日,北森为约4500家企业提供服务,涵盖科技、房地产、金融服务以及汽车与制造行业的绝大部分前十企业。《财富》中国500强中近70%是北森的客户,并且这一客户群还在持续扩大。

在HR SaaS领域,北森已经成为了国内当之无愧的领跑者。

SaaS公司“巨亏”溯源

在去年最后一笔巨额融资后,北森联合创始人兼CEO纪伟国在接受采访时对媒体表示:“我们需要一笔资金支持,能够更快地赢得市场”。

话语间透露了一个暗藏的信息:想要赢得HR SaaS的领先地位,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3月31日止财年,北森的营收分别为3.82亿元、4.59亿元、5.56亿元,净亏损分别为6.9亿元、12.7亿元、9.4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前六个月内,北森亏损达到8.2亿元。

不过,北森的亏损并没有招股书上显示的那么夸张,账面的“巨亏”,其实是在港股的优先股准则和SBC原则下的亏损。

财报之所以会显示巨额亏损,主要是因“可转换可购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项目下出现巨额扣减所致。这种亏损一般只会出现在以国际会计准则(IFRS)汇报的公司,只是一种会计处理,对公司的实际持续经营不会产生影响,且其受到公司上市前估值的影响,估值涨越多,公允价值带来的亏损就会越大。

美团、小米、美图等新经济企业上市前都因为存在大量优先股而出现巨额账面亏损的情况。上市后,这部分优先股自动转为普通股,相应的亏损也就不再计入报表。这也是港股上市的特殊要求和规则,美股和A股市场也无此要求。

所以看似北森亏损额度高,实际是港股特殊规则所致。

根据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调整,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3月31日止财年以及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过去六个月北森的亏损分别为人民币1.67亿元、2.52亿元、1.21亿元和0.80亿元,并非巨额。

此外,高昂的研发投入和销售成本使得北森现阶段很难盈利,这几乎是所有SaaS厂商的共性问题。即便是稳居全球CRM软件市场首位的Salesforce,也是在深耕了十几年的SaaS市场,到2015年才扭亏为盈。SaaS的客户租用订阅模式,注定了企业前期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入和研发投入,所以阶段性亏损几乎是必然的。

正如纪伟国“需要资金赢得市场”的态度,北森在招股书中对高额投入也进行了解释:云端HCM解决方案等SaaS产品通常需要在客户获取及产品研发阶段进行大量初始投资以提升市场接受度。目前,中国HCM市场数字化仍处于早期阶段,北森在在战略上优先考虑规模及地域扩张、客户增长及参与度、产品开发及创新,而非短期盈利能力。

另外,为了能不断优化客户体验,使其与SaaS公司能够长期合作,客户的产品交付和服务也非常重要,北森在交付和服务上亦投入甚多。

由此可见,北森目前的亏损基本上是看得见的,为铺平市场道路进行的必要开销,属于“暂时性亏损”,未来当业务成熟,盈利将会不期而至。

好生意,看长期

HR SaaS是蓝海,几乎是行业共识。

灼识咨询数据显示,中国HCM市场是全球最大的HCM市场之一,中国数字化HCM解决方案市场规模显著增长,从2016年的1784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20年3199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为15.7%。灼识咨询预测,到2026年将增长至8756亿元,2020年至2026年复合增长率也将达到18.3%。

另外,北森招股书中也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HCM市场的云端HCM解决方案渗透率仅为1.4%,而美国是24.5%(按照云端HCM解决方案市场规模除以整个HCM市场规模计算),并且,随着数字化变革不断推进,云端HCM解决方案正在成为一个高速增长的千亿级SaaS细分市场。

当前,北森已经在中国云端HCM领域中占据了头部玩家的位置,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和产品、技术的壁垒。并且北森还在不停的强化自身优势,其业务正处于良性的增长状态。

从招股书来看,在整体业务方面截至2019年、2020年和2021年3月31日止财年,北森的营收分别为3.82亿元、4.59亿元和5.56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6个月,北森的营收同比增长27.7%至3.13亿元,年复合增长达到了惊人20.64%,毛利率分别为60.6%、59.8%、66.4%和60.4%,远超中国已上市的SaaS公司,紧追世界SaaS标杆企业Sales force的70%。

其中,北森的主要收入就来自云端HCM解决方案向客户收取的订阅费。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3月31日止的财年,北森的云端HCM解决方案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09亿、2.59亿、3.49亿,占期间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4.7%、56.6%、62.7%。 同时,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过去12个月,北森的订阅收入留存率为119%,这意味着云端HCM解决方案现有客户产生的收入正随着时间增长而有所增加。

此外,在软银、高盛等顶级资本的支持下,北森现金流也处于健康状态。根据招股书附录数据,截至2021年9月30日,按照公平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中,公司流动资产为人民币3.06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银行及手头现金(a)为人民币15.25亿元,总计超过18亿人民币。充沛的资金能够支持公司快速扩张,稳固自己的行业龙头地位。

而SaaS模式也将成为北森的重要优势之一,随着北森云端HCM解决方案收取的订阅费收入占比的逐年提高,加之产品使用群体增加、运营效率提升后,规模化将会显现,北森的收入也将迎来持续性增长。

这也就意味着,北森不必为暂时的亏损而苦恼,只要持续保持产品力、运营能力和客户维系能力,SaaS的长远布局必将为其带来好的结果。

总归,SaaS是一门长期的生意,北森作为这个长期生意的领头羊,在做好产品、客户与服务的量的累计后,势必迎来质的飞跃。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雷峰网公众号。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